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西波利战歌(第二章)

    更*多&39;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n&39;e&39;t第&39;一;&39;*小&39;说*站作者:s426/3/9发表“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哭泣的罗绮躲在一棵大树底下瑟瑟发抖,她的旁边躺着一隻不知是死是活的巨人兽,它嘴裡还吐着白沫。

    “我、我、我它、它。”

    罗绮看样子被吓得不轻,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

    “我叫西鲁,是位猎师,放心吧有我在不是有人能伤害你的。”

    “你、你是猎师!”

    “嗯!”

    罗绮惊慌地看着西鲁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后,情绪才算是稍微安稳下来。

    “我先去看看那隻巨人兽怎么样了。”

    那名名叫西鲁的年轻猎师走近巨人兽的身旁蹲了下来查看着它的呼吸和心跳:“竟然是死了!看样子还是体力虚脱而死。真是奇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能让力大无穷的巨人兽虚脱而死?”

    西鲁思不得起解,走罗绮的身边看看她好些了没有:“小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的吗?”

    “我、我叫罗绮,是莉卡村的村民。”

    西鲁默念了几遍莉卡村的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附近有这样的村落,便向罗绮询问:“罗绮小姐能告诉你们村子在哪吗?我好把你送去。”

    “我、我呜呜呜”

    罗绮一听到西鲁要送她家突然大声哭泣起来,吓得西鲁不知所措:“怎么了?是我说错什么了吗,你怎么好好地就哭了?”

    罗绮边哭边说道:“我、我的家没了,我的族人都被、都被这些魔兽杀光了。”

    西鲁听后震惊不已:“怎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的族长带着我们躲到深山裡,不愿意和贪生怕死不肯为姓做报仇的帝国为伍,就带着我们全族迁出了城镇,找了僻静的地方自己安居起来。”

    她又接着说道:“哪知道那地方最终还是被魔兽发现,一大群的魔兽向我们村子发起攻击,我的爸爸我的哥哥还有我的奶奶都被它们杀了我们全族都被杀光了。我被妈妈带着跑出来,路上妈妈也被魔兽杀了。只剩下我不停跑不停地跑,最后这个魔兽不知道为什么就倒在地上不起来了。”

    说完这一切的惨事罗绮的泪水又涌了出来,看得西鲁不知如何安慰她是好。

    “那我先带你去吧,或许村裡子还有人活下来也说不定。”

    “真的吗!”

    罗绮抬起那张雨带梨花的小脸,这可能是她现在唯一能支撑她活下来的动力。

    可她转头又犹豫地说道:“我从来没出过村子,刚才被魔兽追得一路逃跑,记不清去的路了。”

    “没关係的,我陪一起找,只要在这片森林裡总能找到的,对了你刚才说你妈妈带你一起逃出来,你妈妈现在人呢?”

    “她、她被魔兽活活吃了。”

    空气中再度飘散着悲伤的气氛。

    “可恶的魔兽,只要有我西鲁在的一天,我发誓一定要把你们斩尽杀绝!”

    年轻的少年猎师对着天空发下重誓。

    “原来你们猎师都是以猎杀魔兽为目标的勇士,要是我能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罗绮的腿脚在逃跑时受了伤,西鲁让她坐在自己的坐骑上驮她前进。

    “其实也不都是因为理想,现在很多村落都会出高价钱聘请猎师来保护自己的村民,所以有很多人都是为了金钱才去做魔兽猎师的,不过,只要是能对付的魔兽,也不用分他们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的。”

    罗绮好气地问:“西鲁呢,西鲁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去当猎师的。”

    西鲁并没有马上答罗绮的问题,而是目视着远方,眼神很平澹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罗绮猜他一定是想起了不开心的往事所以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那边的小子,快过来帮帮忙。”

    两人兜兜转转不知道走到了哪裡,耳边突然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呼声。

    西鲁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奇怪,明明听到有人在说话,罗绮小姐你刚才也听到了吧。”

    坐在马背上的罗绮点点头:“嗯,而且听声音怕这位先生脾气不是太好。以后、以后你不要叫我什么小姐了,就叫我的名字罗绮吧,我才不是什么贵族的小姐呢。”

    “这怎么行,我称呼你为小姐,是因为我尊敬你敬佩你的勇敢,才不是因为身份什么的原因,我呀最讨厌那些仗着贵族身份胡作非为的疯丫头了。”

    “呵呵呵,疯丫头,那些知书达理、雍容华贵的贵族小姐你竟然当她们是疯丫头,要是让她们知道的话肯定要气疯了。”

    “本来就是,不过如果你不喜欢我叫你什么小姐的话,我不叫就是了。那我以后就叫你罗绮好了。”

    “嗯~,还是这样亲切些。”

    两人相视而笑,一瞬间感觉对彼此好像早认识了好几年的好朋友似的。

    “喂,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再在那裡肉麻了,好点过来帮我一把。”

    这一罗绮和西鲁都真真切切听到了有人的呼喊声,西鲁对着某一个方向大喊:“是谁在那裡,快点给我出来。”

    他把身上的佩剑拔了出来随时准备好作战。

    “我要能出来还喊你帮忙干嘛。我在你们的靠近这棵最高的尼克树的位置,快点过来帮帮我。”

    西鲁环顾了一周,发现左边的树林里确实有一棵尼克树长得比一般的尼克树要高大得多。

    “罗绮小姐,不。罗绮,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吧,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

    “也好,万一真的是有人遇到危险要找人帮助呢,我们快点赶去吧。”

    “这样啊”

    西鲁犹豫了一会接着说道:“不如你先在这裡等我,我去看看去,要不然我们走过去的话太慢了。”

    罗绮有些害怕和担心地说道:“我、我不敢一个人呆在这要不然你上来吧,我们骑马过去。”

    “啊!”

    西鲁心中有所顾虑,不敢和罗绮共骑一马冒犯了她。

    “快点上来吧,救人要紧,没关係的。”

    罗绮红着脸勉强说道。

    西鲁见她一个女孩子都不介意,自己再推三阻四的也太难看了:“那么你抓好缰绳,我们现在就出发。”

    西鲁一个跨步翻身娴熟地骑到了马背上,从后面环抱住了罗绮,他在罗绮耳边小声地嘱咐道:“你坐好了,小心别摔下去。”

    罗绮低着头极小声地应了一声,西鲁一夹马腹,坐下马儿吃疼快速地奔跑起来。

    在奔向那棵最高大的尼克树的路上,随着马背的颠簸,罗绮的身体总是会一不小心就往后倒,倒在了西鲁的怀裡,罗绮那柔软无力的娇躯靠在雄性阳刚的西鲁身上。

    两人好比乾柴烈火般在彼此的碰撞摩擦中体温快速上升,西鲁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明明还不是到夏天,为什么会这样呢。

    “罗绮你是不是发烧了,你好像都出汗了。”

    西鲁从后面看去,罗绮的脖颈已经红了一片还出现了一些汗渍。

    “没、没有,就是、就是有点热。”

    “是啊,不知道怎么天气突然热起来了。”

    两人说完这一句话,很默契地再不往下说,西鲁扬起马鞭专心往那棵尼克大树赶去。

    “到了,就是这裡。”

    西鲁带着罗绮一路飞奔过来,看起来不是很远的距离却是跑了他们小半天的时间。

    “这裡好像还是没什么人,咦!那是什么。”

    罗绮惊讶地捂着嘴指向了西鲁身后的方向。

    西鲁转身去一看,确实是在身后那片地上倒着一个金色巨熊,庞然大物的它跟一间普通房屋差不多大,倒在那裡像一座小山似的。

    “这裡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头熊,我从来没见过有这么大的熊,你看它的毛还是金色的。”

    罗绮在经历过巨人兽的追杀后似乎胆子也变得大了一些,见到足有一颗大树这么高的巨熊倒在地上竟然也不怎么害怕。

    “我看它不像是普通的野熊,反而是有些像书籍上记载的魔兽金熊兽。”

    “金熊兽!?”

    “是的,只是按照书上说得金熊兽最大也不是刚才那个巨人兽般的大小,这只金熊兽看样子可比它大不少。”

    西鲁看着那隻巨熊也有些疑惑。

    “嘿嘿嘿,小子还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