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宝拉系列(锡婚之旅)(05)完

    【宝拉系列】(锡婚之旅5淫趴)翻译补完【戈登】周四是我们在维加斯度假的最后一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镶着钻石和蓝宝石的戒指给了宝拉作为我们锡婚的礼物。戒指上的钻石是我奶奶留给我的一只旧戒指上的,我重新找了家首饰店又花了我一千多块重新打了一个黄金的戒圈,还配上了蓝宝石。宝拉心花怒放的样子就值了票价,更被说那天晚上当她穿好出门的衣服的时候,首饰和她的衣服搭配的完美极了。我至今依然记得她那天穿了一件超紧身的上衣,配着超短裙、丝袜和4英寸高的高跟鞋,火焰般鲜艳的口红,一只手上戴着我们的订婚和结婚戒指,另一只手上戴着我新送给她的那一只。我忍不住凑过去抱她的时候才发现她裙子下面居然什么都没穿,丁字裤、吊袜带统统没有!我的手伸进我老婆的裙底,直接就能摸到她光溜溜的屁股和阴阜,她的上身也没戴文胸,36d的大奶把上衣撑得鼓鼓囊囊的,略微凸点的两个乳头在白色的衬衫下面露出一抹粉色光是看着她的样子就给我看硬了我们先去了希尔顿酒店的餐厅吃了顿法式大餐,然后看了场的表演。当我带着宝拉来到舞场,搂着她的屁股开始跳舞的时候,我告诉她说,我还有第二件礼物要送给她。

    “哦?真的吗?还有第二件礼物?我想我已经猜到那是什么了!”,宝拉诱惑的舔着自己的红唇,用自己的鼠蹊磨蹭着我裤子里硬邦邦的鸡巴笑道。

    “啊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晚上我的确会把你肏到天翻地覆的,但这并不是我刚才提到的第二件礼物”,我带着宝拉在舞池里转着圈子说道。

    “哦,我想的不对吗?”,宝拉楞了下下,然后像小孩子一样急切的问着,“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嘛!”。

    我笑着让她再猜两次,可惜宝拉都猜错了,她赌气的转过身背对着我弯着腰开始用屁股动拱进我怀里摩擦起来。

    “说不说?不说的话,我的电臀绝对会让你就在这儿射在裤子里呦~”。

    我环顾四周看到已经有不少傢伙在对着我们,或者说对着宝拉评头论足了,他们艳羨的目光让我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好吧~好吧,我说”,我把宝拉拽我怀里恢复了正常的跳舞姿势搂着她说道,“先说好啊,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会喜欢它,所以如果待会儿我说了但你不觉得有意思的话,我一个电话就能取消”。

    “讨厌啦,戈登!取消什么啦~人家都不知道你准备的是什么!”,宝拉微嗔薄怒的样子好看极了。

    “ok,正文来了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关於德州&ddot;埃尔帕那对夫妇的事吗?”,我看着宝拉一脸迷茫的傻样於是继续说道,“就是我说过的他们开那种淫趴,然后有好多单身的男人参加,还有各种花样的事?我记得那是有次我们做爱的时候我告诉你的,你想想肯定能想起来!我记得那天我说完以后你的小屄抽搐的特别厉害,还流了好多淫水那想起来了吗?”。

    宝拉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说道:“额我想起来了!可当时我以为你只是为了给我们『助性』所以随口编的!”。

    “绝对不是编的,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我感觉到我老婆的身体在我怀里轻微的颤抖着,鼠蹊磨蹭我鸡巴的动作也变得更有力了,“我给他们写了封邮件,他们信说这周六他们会在自己家里组织淫趴,还说欢迎我们过去。

    当然啦,如果你觉得没意思或者有什么其他安排了的话,我可以电话或者邮件他们取消掉”。

    “别!”,宝拉马上兴奋的打断了我,“先别取消!先给我仔细说说那个淫趴大概是怎么事”。

    “那对夫妇叫唐和苏珊,唐告诉我说周六除了他们两口子以外还有另外两对夫妇,和一些单身的男人,大多数都是2多岁或者3出头,唐说他们都很懂规矩、身材好而且还都养着一只『大鸟』”。

    “大概有多少人?我是说,唐说的单身的男人大概有多少?”,宝拉眼睛里的神采越来越亮了。

    “我不知道,唐的邮件里只说了『会有足够的男人来满足女士们的需求』”。

    宝拉的身体还跟着我转着圈子,但我猜她的思绪早就飞到德州去了。

    “嗯如果我们真去了的话,如果我和他们做的话,你不会吃醋或者觉得心里不舒服什么的吧?”,宝拉试探性的问道。

    “别傻了,宝贝儿”,我低头吻了吻宝拉的额头笑道,“如果我真的介意的话就不会为我们,尤其是为你安排这次活动了!”。

    我的手把宝拉的裙子慢慢的撩起来了一点,宝拉嗔怪的说道:“别~别人会看见我屁股的!”。

    “一部分,只能看见一部分而已,半个丰臀,若隐若现的阴唇,也就这样而已~”。

    我搂着宝拉在舞池里转着圈,我的手时不时的把她的群里拉起来一点,让周围坐着的男人们小失望一下;有时又把裙子撩的更高一点,让周围的人能够看到更多。宝拉在我的怀里轻声的呻吟起来,两条漂亮的大腿紧紧的夹着,磨蹭着自己的肉唇和阴蒂。

    “他们会对我做些什么哪?”,我老婆吐气如兰媚眼如丝的问道。

    “肏你身上的各个肉洞或者让你给大家舔鸡巴什么的吧,我猜”,我观察着周围的男人们随口答道。

    “说真的,亲爱的,我怕我们真的去了,你看到那些男人们对我做的事情后会介意的”。

    “介意不会,但我猜我多半联手都没碰到自己的鸡巴就会射在自己裤子上”。

    “那天我们做爱的时候,你跟我说的他们的玩法有些真的很夸张诶~”。

    我想了想答道:“的确是。但我邮件里跟唐说的也很明白,玩归玩,但底线有两条,一是不能真的让你受到伤害,二是你有随时喊停的权力。所以,到底怎样?需要我再邮件他们取消吗?”

    “别!我要去!”,宝拉性致勃勃的几乎是嚷了出来。

    那天晚上我们像两只疯狂的兔子一样毫不停歇的做着爱,宝拉的蜜壶一遍遍的套在了我的鸡巴上,而我一次又一次的在她的小屄里灌着浆。我的鸡巴几乎就没软过,几乎被磨破了皮,而宝拉用她的小骚屄反反复複的把我子孙袋里的存货榨进她的身体里,呻吟声和床铺的吱呀声通宵达旦。她不停的高潮着,而我则一边享用着她的骚穴、屁眼和小嘴,一边说着我的淫趴计画:有多少男人会挺着他们的大鸡吧肏我嫩嫩的老婆;她跪在男人们的中间,精液像喷泉一样滋到她的脸上和身上为她糊上一层白浊的面膜,等等等等。天濛濛亮的时候我终於败给她了,宝拉还想要更多,但我已经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连动都动不了了第二天上午点多的时候,我们开着车上了路,快开到高速路的岔路口的时候,我侧过头问着宝拉:“我们现在怎么走?我们可以从这儿右转进i-4往东我们自己家,或者沿着这条路一直开下去到了i-再转去埃尔帕你来定,家还是埃尔帕?”。

    宝拉笑着说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埃尔帕了!我可是不会放过我的香肠大餐的!”。

    车子一路南下,我们在凤凰城开了个房间过了夜,宝拉和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们得为第二天攒足了体力。我们开到埃尔帕的时候已经是周六的下午快两点钟的时候了,唐和苏珊的房子大的夸张!两层小楼,草坪有大概五六千尺,房间里的傢俱和陈设奢华但低调。我猜唐&ddot;巴克斯特应该是个成功的商人或者企业高管什么的,他大概6尺3寸高,体重2磅不到一点,46岁,头发有点花白但身材结实,粗犷英俊;苏珊黑发巨乳,大概4不到的年纪,长相虽然只能打个7分但身材绝对有95分。我和唐握了握手,苏珊直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还直接一个湿吻吻在了我嘴上,她的舌头直接伸进了我的嘴里,一双豪乳上的乳头直撅撅的顶着我的胸口。当我俩分开的时候,我看见唐正在和宝拉接着吻,而他的一只大手直接陷在了宝拉丰腴的臀肉里。

    客厅里坐着另外一对夫妇,唐给我们介绍说那是莱纳德&ddot;德拉科和他老婆维姬。夫妇俩都很阳光,莱纳德黑发,身材不高,有点像义大利人,就是那种演教父不用化妆的那种;他老婆维姬居然比宝拉的胸围还大!我猜足有38d,一双勾魂夺魄的修长玉腿。

    “你邮件里说还会有一对夫妇要来?”,我沖着唐问道。

    “哦,对。菲力浦&ddot;丹尼尔斯和他老婆乔伊丝”,唐打开一瓶啤酒递进我手里说道,“可惜他们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了,好像是菲力浦的生意上有点儿什么必须得处理的事”。

    趁着我们说话的工夫维姬和宝拉拥抱了一下,然后和我握了握手;她老公莱纳德毫不客气的和宝拉又抱又吻的混到了一起。

    唐呷了口啤酒继续说道:“晚上party的计画和我们邮件里说的略有出入。我预约了城里最好的一家义大利餐厅,ae&39;s,晚上6点。哦,另外说一句,所有帐单都由我来付,你们是客人嘛,呵呵”。

    我和他掰扯了几句aa制什么的,但唐举起手打断了我:“小事儿,别在意这个。既然活动是我们组织的,那就让我们来安排,客人们只要乖乖听指挥就好啦~”。

    我们夫妇俩和莱纳德两口子都点头表示了同意之后,唐才继续说道:“晚饭后宝拉和维姬跟着我这儿来,我们会把party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你们两位男士跟着苏珊,她会好好『照顾』你们的。party的其他客人大概晚上9点左右到”。

    “所以,到底有多少位其他客人?”,宝拉突然插的一句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一般情况下他们能来的都会来的”,唐咯咯的笑着打趣道,“当然啦,如果他们来了以后你觉得人太少,玩的不尽『性』的话,我也可以临时再召集一票朋友过来的”。

    大家又笑了起来,让宝拉弄了个大红脸。

    “总之,你只要耐心等着就好啦。苏珊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现在让我们都休息一会儿吧,客房已经给你们几位都准备好了~”

    餐厅很棒,餐食真的和我在义大利吃的一样,红酒也没的说,我们愉快的聊着天,小酌着。享受过甜点之后唐带着维姬和宝拉先走了,苏珊带着我和莱纳德上了她的车,一辆高档的黑色宾士轿跑。苏珊把车钥匙扔给了我,苏珊和莱纳德坐在了后座。

    “我们现在去哪儿?”,我打着火问道。

    “先开到我家,然后继续怎么开我会给你指路”,苏珊在后座一边和莱纳德接着吻一边气喘吁吁的答道。

    后视镜里我看着后座的那两只爱情鸟一路上玩的越来越happy,莱纳德已经把苏珊的裙子都快撩到她胃部了。

    “上次被你老公以外的男人肏是什么时候?”,莱纳德在我后面问道。

    “上~上周,啊~嗯~嗯”,莱纳德的手似乎撚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让苏珊的话变成了呻吟声。

    “谁?是谁用了你下麵这张骚骚的小甜嘴儿?”。

    “啊~啊~哦我,我不知道~”,苏珊呻吟着答道,“唐带来两个傢伙,我不认识,他们搞了我整整一宿。啊~yes!啊~啊啊啊啊对~对!

    就那里!用力!用力玩儿我的阴蒂,哦~啊~嗯~嗯嗯”。

    “把你的奶子露出来好不好?”。

    “别这么有礼貌~给我下命令,让我不得不服从你~噢啊啊啊”。

    车子后面『啪』的一声响,我吓了一跳,后视镜里的莱纳德直接给了苏珊一个耳光:“把你的奶子掏出来!你个骚货~臭婊子!”。

    苏珊动抬着屁股,把她的阴蒂在莱纳德的手上不停的蹭着,但她并没有动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我看着后视镜里的莱纳德把手从苏珊的下身抽了来,两只手抓着她的衣襟一把就把她的上衣扯开了,一对丰腴的豪乳猛地跳了出来,乳头早就硬的不行了。莱纳德的嘴叼住了其中一个乳头,另一只手开始玩起了另外一个。我的视线到了马路上,身后苏珊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当我在一个红灯路口停下来时,我身边停着的那辆车的司机沖着我们车的后座吹了声长长的口哨,然后裂开大嘴笑了起来。

    “啊~好棒!好棒~哦~嗯”,苏珊在后座里不停的呻吟着,“用你的舌尖玩我的乳头!用你的牙咬它,再~啊~再用力些,我不怕疼!啊”。

    “分开你的腿!”,莱纳德在我后面吩咐道,“把腿抬到前座的头枕上面!

    我猜边上那车的司机也想好好看看你流着水的大骚屄!”。

    苏珊的两只高跟鞋从副驾头枕的两边伸到了前排,但莱纳德似乎仍不满意:“再分开些!把你的屁股抬起来!胳膊撑着座椅把你的骚穴抬到车窗上面,让边上那哥们儿看得再通透些!”。

    苏珊在后座使劲抬着屁股,我把她那一侧的车窗也摇了下来,边上的司机的眼珠子几乎都瞪了出来。莱纳德的手掌平伸到苏珊胯下,中指和无名指弯着勾进了苏珊的小穴里掏弄着,手掌压在她的阴阜上摩擦着阴蒂。连半分钟都没到,苏珊就已经声嘶力竭的在自己的高潮中淫叫起来了,我心虚的看着左右的后视镜,生怕车子后面什么地方有警灯和警笛亮起来。莱纳德的手依旧不依不饶的忙碌着,后视镜里的苏珊像受惊的毛毛虫一样一拱一拱的挺着屁股迎着莱纳德,副座上面涂着蔻丹的两只玉足脚趾蜷曲着,跟着苏珊的小腿一阵阵的哆嗦。“啊~yes!y~yes!~!$%^%$^%$”,苏珊的浪叫声变成了语无伦次的哼哼声,身子绷的直直的。我突然感觉到耳旁一股水雾,然后听见莱纳德在我后面喊道:“我操!我把她搞到潮吹了!”。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骚味,我打开了所有车窗,侧过头看到右边车子中间的位置湿了好大一片,连顶棚和副座的头枕都没能倖免。绿灯亮起来的时候苏珊已经像一摊泥一样瘫软下来,我发动车子,听见苏珊在后面抱怨着『真讨厌,这下又得跑去做内饰清洁了』。

    我们到唐和苏珊家的时候把车停在了车道上,让我意外的是刚才红灯时在我们侧面的那辆车居然一直跟着我们。车上下来一个男人,3多岁,长像普通但并不让人生厌,牛仔裤的裤裆里鼓着好大的一个包。

    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动把手伸了过来:“hi,我是傑克&ddot;米拓思,刚才红灯的时候就是我停在你们边上”。

    “戈登”,我握了握他的手说道,“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我看见你们俩把那妞儿带来,她身材真的超赞。你们接下来会干吗?”。

    我假装不经意的说道:“没什么,一起搞她呗”。

    “这么说有点尴尬,毕竟我们只是初识额~我是说,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在边上看看吗?”,傑克满怀期待的问道。

    我扭过头往车厢里看去,徵求着莱纳德和苏珊的意见,但莱纳德的鸡巴正在苏珊嘴里吞吐着,所以我也没法确定苏珊发出来的那些呜呜声到底是表示同意还是在闷声呻吟。莱纳德和我的视线相交,他耸耸肩说道:“我ok啦,而且我觉得苏珊也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的,对不对?”。正在他胯间埋头苦干的苏珊吞吐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让莱纳德爽的『嘶』了好长一声。

    我把头转傑克的方向,笑着用大拇指沖着苏珊一比划说道:“如果只是在边上看看,那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了;但我们这儿的确缺个男人跟我们一起凑够三根鸡巴来填她身上的那三个洞”。

    长话短说,我们停好车然后苏珊直接把我们带到了地下一层的活动室。她一边下着楼梯一边说:“唐会和你们老婆们呆在一层好接待待会儿会来的客人,我们等客人们都到齐了就上去”。刚下完楼梯我们三个男人就一拥而上把苏珊剥了个精光,身上只剩下了丝袜和高跟鞋。我们把她抬到了一张咖啡桌边,让她肚皮朝下趴在了桌面上,傑克和我就几乎同时肏进了她的骚穴和嘴里。

    “我操!她的小屄又紧又烫,我操~真他妈的太爽了!嗯~嗯嗯嗯”,傑克刚一插进去就爽的哼哼了起来。

    我在苏珊脑袋前面也笑着说道:“那是你还没用过她的这张小甜嘴儿~”。

    “天哪,这屄水儿可真多!我是说,真的很多,很多!”,傑克一边前后抽插着一边点评起来,“听听这吧唧吧唧的水声儿!哥们儿,她的淫水都已经流到桌面儿上了!”。

    “她就是个浪催的大骚屄!对不对?”,莱纳德跟边上狠狠一掌掴在了苏珊屁股上,掀起一层漂亮的臀浪,“使劲儿干她,夥计!你的动作太温柔了,这特么不是在跟情人做爱好吗,你现在是在肏大骚逼”。

    傑克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胯部啪啪的打着苏珊的屁股;我身下的女人乾脆省掉了自己口舌的吞吐,张着嘴靠着身后一下下的撞击套弄着我的鸡巴。大尺幅的抽插让傑克根本没坚持多久就全射进了苏珊的肉穴里,他刚把鸡巴抽出来,莱纳德就沖我嚷着『换位置,换位置~』。我后退一步把鸡巴抽了出来,绕到了咖啡桌的另一侧,填上了刚才傑克留下的那个空缺,莱纳德也飞快的替补上了我的位置。

    我们狠狠的肏着苏珊,期间不知道她高潮了几次反正她也一直都趴在那张咖啡桌上不停的浪叫着。我的手掰开她的臀肉好让自己能肏的更深一些,每次我的肉棒往外抽的时候都像唧筒一样把傑克的精液和苏珊的淫水带了出来,白浊的混液从她大敞遥开的阴唇中间像蜘蛛的丝线一样拉着粘,直直的往下滴答着,在她骚穴的正下方的地毯上弄出了一滩湿痕。莱纳德的鸡巴虽然并不粗但足有9寸长,每一次肏苏珊嘴的时候都憋到她快要挂了才拔出来让她续上那么一口气。

    每次窒息的感觉让苏珊的下身都变得更紧致,让我肏的更带劲。过了一会儿莱纳德动喊停了一下,我们拔出肉屌让苏珊翻了个身,仰面躺在了咖啡桌上。傑克也凑到了桌边,让苏珊替他打起了手枪,他的两只手玩起了苏珊的奶子。女人的脑袋耷拉在桌子外面,莱纳德非常有技巧的选定了自己的站位,他的位置正好让自己的龟头顶在苏珊的嘴里,然后全靠耸腰的动作把鸡巴整根插进苏珊的喉咙里,从我的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每次莱纳德插进去的时候苏珊的脖子都会鼓起一个长长的大包。

    我们三个人轮流换着位置肏着身下的胴体,当再一次轮到莱纳德享用苏珊的小嘴而傑克去夯她的骚屄的时候,苏珊却突然喊停了我们。“停~停一下,咳~咳~”,她哑着嗓子说道,“非常对不起,莱纳德。但你的鸡巴实在是太长了,弄得我嗓子不舒服。所以,你能不能和傑克换个位置肏我小穴?”。莱纳德无可无不可的同意了,换了个地方把他的那根长屌又插进了苏珊的屄里。我眼看着苏珊蜜壶下面的那摊湿痕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小水洼,造出这个水洼的女人躺在桌面上不停的喊着:“给我!给我,哦~哦哦哦哦对,对!狠狠的肏我,肏我!

    我要你们的精液都射进来,射进我的大骚屄里!我嘴里和我身上!”。我们三个人齐心力的开动起来,房间里充斥着吧唧吧唧的声音和苏珊堵着嘴的呻吟声。

    傑克的身体是第一个僵住的,他的双手死死的揽着苏珊的脑袋把她的嘴套在自己的鸡巴上喷射着,我能看得出苏珊的脖子不停的上下耸动着做着吞咽的动作;从刚才的经验我知道窒息感能让她的蜜壶变成裹着天鹅绒的老虎钳,半分钟都不到莱纳德果不其然的搂着苏珊的腰又灌满了她的肉穴;可能是打手枪的刺激最小的缘故,我反而是坚持的时间最长的一个。

    “嘿,夥计,你不是真的打算憋死她吧?”,我看着脸红脖子粗的苏珊,沖着傑克说道。

    “没有啦”,傑克把沾满了口水和精液的鸡巴抽了出来,在苏珊的轻咳声中笑道,“我的小兄只是有点舍不得离开他的安乐窝而已~”。

    苏珊从咖啡桌上轱辘了下来,我们四个人直接躺倒在了地毯上。半个小时之后,三根鸡巴又都竖了起来,但苏珊阻止了大家的淫戏。

    “先暂停一下吧,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但在上楼之前我和你们几个有话要说”,苏珊坐起身,一边挑逗着手边的三根肉棒一边说着,“我老公唐应该是请了不少人,如果大家都能来的话,我猜有大概5位左右。他们都大概2来岁,年轻、精力充沛。所以我估计你们两位的夫人待会儿会和我一样轮着被肏很多,很多,很多次。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