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蓝海(下)

    李静s去了,络上偶有联系,她一直关心我和夏瑶的事,我想,作为朋友,她尽力了。

    夏瑶在ktv唱歌,我瞧着她得侧脸,灯光下那般白皙美丽,微颤的红唇唱出动人的歌,我不管太多,只是饮酒,喝的多了,会胡乱吃些瓜子,点心,半年没见她发育的更好了,侧面更好的看出胸前饱满的双峰,裙下两截晃眼的白腿,不知什么时候,她开始喜欢穿高跟鞋,我想,我不在的时间,好多男人都会想追她得吧。

    人就是这样贱,得到不珍惜,失去才追悔莫及,现在我就后悔了。

    她唱完歌,借口说要去厕所,她刚出门我就跟过去了,夏瑶似乎知道后边跟着个人,她刚走进洗手间,我就闯过去了,夏瑶吓了一跳,我关上门,热吻她脖颈,夏瑶拼命反抗,低声娇泣,“你再这样啊,我要告你强奸了”

    我一边把她娇躯翻过来,一边脱着裤子,把她压到洗手池上,喊她,“老婆老婆”

    夏瑶的心似乎软了我趁这空挡儿,掀开她裙子,把内裤从裙子里扒下来,猛的进入她身体,夏瑶呜呜娇泣,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充斥着我,洗手间里不停荡着肉体交的淫荡声。

    夏瑶趴在洗手池,通过镜子看我在她背后冲锋,几乎是哭音的哀求“不要不要会被人听到啊”

    强烈的快感席卷着我,我两眼发黑,奋力抽插,口不择言的胡乱说“快了,快了,啊,几分钟,快感一阵一阵,我射了”

    夏瑶被折腾的秀发散乱,娇躯无力的趴在洗手池,我拿来卫生纸,把她抱到洗手池上坐着,分开两条大腿帮她擦拭私处。

    夏瑶此刻柔弱到了极点,我一边帮她擦,她一边哭,后来我就直接带着她到以前的家,那只哈士奇已有小腿膝盖那么高,夏瑶摸摸它脑袋,开心的笑了。

    她来那晚,什么都没做,只是不停的做爱,直到两个人筋疲力尽,我爬在她身上蠕动纠缠,却再也硬不起来才罢休。

    经过这次事件,我们又和好了,第二天夏瑶看到她买的各种花都很好,开心的不得了,只夸我很体谅人,知道她爱花,其实我只是无聊的时候没事干,,闲的没事就去把花浇了浇。

    本以为这种平静日子会好好的过下去,未曾料到的是,吵架的时候越来越多了,吵架的理由也很让人哭笑不得,上班忙工作,下班忙吵架,从生活上的点点滴滴开始吵,然后某天夏瑶无意间看到我日记里有提到怡,彻底爆发了,她又要撕我日记本,冲突当中,我不经意推了她一把,夏瑶摔到床上,双目无神的看我。

    我不敢直视她得眼睛,我有很深的罪恶感,夏瑶问我,“爱她吗?”

    我答不出来,也不想违心去骗她。

    夏瑶一边哭,一边歇斯底里的尖叫,“做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你爱不爱我,你老实说?”

    我似乎觉得很委屈,打着爱情旗号去做爱的又何止我一个人,只是夏瑶她认真了,她以为爱情是纯洁的,她这种女孩不适盲目的爱,,这么久的相处,要说不喜欢她那是假的,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约她到公园谈谈。

    两个人依旧坐在曾经的公园,夏瑶揪着自己裙子,不停的流泪。她得心似乎是碎的,那是一种希望破灭,全是黑暗的世界,我仔细的跟她倾诉,这是最后一次倾诉,我的感觉,我的想法,我说我爱她是真的,可是忍受不了她放不下我的过去,即使和好,也会吵架,我们分手吧。

    夏瑶听到这个,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她得手拼命揪着自己的衣襟,喉咙里想喊出什么,却喊不出来,她双目无神的盯着我看,就这么坐了三个小时,我很害怕,又怕这时候留下来会是永远的纠缠,干脆狠心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