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068章 瞒天过海

    西陵越要进宫去告状。

    这事情一旦闹起来,将会是十分的严重的。

    西陵钰虽然有心阻止,这时候却也顾不上了。

    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把卫涪陵抱到旁边离的最近的院子里,她那裙边后面已经被血水濡湿了一大片。

    陈皇后是过来人,一看这个样子就是一颗心乱跳。

    她拍了两下胸口,扭头冲身后一筹莫展愣着的古嬷嬷道:“还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大夫追回来?”

    “哦!”古嬷嬷回过神来,才要往外跑,来宝已经自告奋勇道:“奴才去追,府里的路奴才比较熟!”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陈皇后也顾不上了,扭头赶紧吩咐,“快,拿枕头被子先把太子妃的双腿垫高!”

    卫涪陵的这一胎至关紧要,这要是没了……

    几个嬷嬷婢女一阵的忙活。

    黄氏和沈青音母女也都跟了来。

    而如果说在场的人里头有谁是最希望卫涪陵这一胎保不住的,那就是非黄氏莫属了,这会儿看到卫涪陵流血不止,黄氏高兴的几乎手心里都是热汗。

    只是眼下的这种局面,她却不敢表现出任何的情绪来,就使劲掐着手心,表现出关切和紧张的情绪来。

    而沈青音母女,则可以说是惶惶的。

    这一刻,两人都恨不能逃之夭夭。

    可是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这时候她们畏罪潜逃了,只会让陈皇后和太子更加震怒,到时候追究起来,就更没她们的好果子吃了。

    所以这会儿母女两个都是紧张的在旁边站着,心里倒是真心的祈祷——

    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千万不要有事。

    本来那大夫就走了没一会儿,来宝半途把他又拉了回来。

    “娘娘!大夫来了!”两人跑的满头大汗的回来。

    站在床边的陈皇后赶紧让开:“大夫!快!快给她把血止住。”

    大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来宝推到了床边。

    陈皇后也不想避嫌了,直接回头对站在那里的西陵钰道:“这里不干净,你先出去。前面还有好些客人呢。今天这里的风声还是要尽量压着,你先去前面主持宴会,横竖昭王都知道了,对外……”

    她说着,想了一下,就一咬牙道:“你就说涪陵的身子不舒服,要休息,那些人,你随便应付他们一下就是。”

    说卫涪陵身体不适,虽然也不是个好主意,但是相对而言,总比说是西陵钰有事要好的太多了。

    西陵钰的心里对自己的嫡子也是有所期待的,这时候的心情也是紧张又复杂,愣了半天,就是身上只穿了一层衣袍都不觉得冷。

    这时候闻言,他才打了个寒战,赶紧转身出了屋子。

    来宝快跑着跟着去,回主院伺候他换了衣裳。

    这边卫涪陵的情况不好,根本也等不到太医和医女来,大夫给她诊脉检查之后,一瞬间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

    陈皇后一愣,几乎是屏住了呼吸:“怎么样?”

    “娘娘!恕小的直言,太子妃娘娘这一胎怕是保不住了!”大夫道,直接跪了下去。

    陈皇后只觉得心口一凉,身子就晃了晃。

    “娘娘!”古嬷嬷赶紧扶着她,挪她到了旁边到椅子上坐下。

    那老大夫很实诚,又再继续说道:“太子妃娘娘本来的身体底子就弱,扛不住太久的折腾,必须赶紧用药,让她把胎儿流掉,否则拖得久了,难免会危及娘娘的盛敏安全的!”

    陈皇后咬着牙,手指死死的攥着手心,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

    旁边的黄氏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

    沈青音母女两个则是腿软,直接跪了下去。

    “娘娘明察,您要凯恩啊!”三夫人又发挥了她的泼妇本性,涕泪横流的就开始嚎啕:“这……这跟我们母女两个没关系的,刚才大家都看见了,太子妃娘娘她是被太子殿下推倒的,冤有头债有主,这……这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陈皇后这时候哪里还有理智?越是听到这话就越是恨不能将她们母女两个都撕碎了。

    她一只手抓着桌角,目光阴沉沉的盯着那母女两个,最后,却还是勉强按住桌面一点一点的慢慢的站了起来。

    “大夫你用药吧!”她说,每一个字都是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大夫是真怕卫涪陵会有生命危险,见她点头,赶紧的就爬起来,“是!小的这就写方子抓药!”

    “等等!”正要往外走,陈皇后却又叫住了他。

    大夫顿住了步子,不解的回头看她。

    却见陈皇后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后去,她的目光始终落在沈青音母女两个身上,走过去,居然没管男女之别,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握住了大夫的手腕,一字一顿的沉声道:“记住了!涪陵只是动了胎气,你开的——只是安胎药!”

    此言一出,包括床上疼的死去活来的卫涪陵本人在内,这屋子里在场所有人都是齐齐第一个哆嗦。

    “娘娘!”卫涪陵婢女最先急了,迎上来一步:“您这是要做什么?是对外谎报我们娘娘的孕事吗?这不行的!现在随便撒个谎是可以,可是十月怀胎之后,总要拿出个皇孙来给天下人交代的。我们娘娘的肚子本来也就只有两个月,这后面还有七个月呢,且不说最后要怎么收场,就是这中间……”

    她说着,就不放心的看了眼黄氏。

    皇室如临大敌,赶紧后退一步,脱口道:“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

    那婢女干脆就跪下了:“娘娘您三思,东宫里也是人多眼杂的,万一有什么消息透露出去,这可是杀身之祸啊!”

    “母后!您要三思啊!”黄氏也道。

    陈皇后这是疯了吗?不对外公开卫涪陵小产的消息,这是要瞒天过海,最后偷龙转凤,用个假的婴儿来冒充黄子龙孙吗?这事情一旦败露,他们在场的这些知情人都要人头落地的。

    “全都给本宫住嘴!就照本宫的吩咐做!”陈皇后却明显是已经拿定了主意。

    她恶狠狠的瞪了众人一眼,阴狠的警告道:“太子妃只是动了胎气,什么事也没有,今天这里大消息,但凡是走露一个字出去,本宫都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这是心意已决了。

    黄氏不甘心,张嘴还想反对,陈皇后已经一记凌厉的眼波横过去。

    她是胳膊拗不过大腿的,咬咬牙,只能白着脸垂了头去。

    陈皇后就又转向了大夫道:“大夫你马上去开药吧,药交给古嬷嬷和涪陵的丫头亲自去煎,涪陵这孩子身子骨弱,一定不要亏了她的身子,你只管一心把她的身子调理好就是!”

    那老大夫人微言轻,即使不想做,却也没有办法了,拱手道:“是!”

    古嬷嬷拖着卫涪陵的那个丫头跟着他走了。

    陈皇后就扭头对黄氏等人道:“你们都先出去,到隔壁的屋子里去等着,稍后本宫有话要跟你们说!”

    几个人也不敢忤逆,爬起来,低着头走了出去。

    等到屋子里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陈皇后就走到卫涪陵的床边坐下。

    她弯身下去,握住了卫涪陵冰冷颤抖的指尖,语重心长道:“涪陵,我知道这件事上你觉得委屈,这个孩子没了,本宫又何尝不恨?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也不能为了置一时之气就不顾大局。今天太子和沈家丫头的事情在先,势必要惹得龙颜大怒的,如果再叫你父皇知道你的孩子是因为这事儿没的……他现在正在气头上,发做起来,再有昭王不怀好意的从旁煽风点火,太子的储君之位都聚极有可能不保的。我知道你之前说的合离都是气话,你千里迢迢嫁到了这里,难道还真的指望着再回到南齐去吗?所以这一次,就算本宫替太子求你了,你且忍一忍,咱们先把这件事对付过去。那些个女人算什么?太子他就是玩心重而已,不管是谁,也撼动不了你的太子妃之位的。总之为今之计,你的这个孩子,一定要要保住!你嫁过来也有几年了,现在也亟需一个孩子来帮你稳固地位,只要这一次和你能7一举得男,那么太子和你的地位就都会更加稳固。你相信本宫,这绝对是对你最好的出路!”

    西陵钰和沈青音的事,足以叫皇帝大动肝火了。

    其实卫涪陵知道,陈皇后并没有危言耸听——

    太子行为不检是一回事,可是因为风流韵事而叫自己的嫡长子胎死腹中?这个罪过就大了,以皇帝的性情,绝对是要怀疑他身为人君的品格了。

    此时旁边还有一个西陵越虎视眈眈,西陵钰的储君之位就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陈皇后这话也算说得语重心长了。

    卫涪陵疼的满脸都是汗水,此时身上衣物也都被汗水湿透了。

    “我的确是需要一个嫡子来巩固地位,可是母后,这件事太大了。”强忍着疼痛,卫涪陵咬牙道:“就算我小产的事母后和太子能全部替我隐瞒,最后也能瞒天过海的替我弄个孩子来充数,可是混淆皇室血统……”

    她说着,便是不以为然的凄惶一笑:“现在我们可以齐心协力瞒着父皇,可是将来等到殿下登基为帝,要册立太子的时候,总不能用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占据储君之位的。到时候我的地位又能拿什么来保障?”

    “这个好办!”陈皇后纵横后宫多年,主意还是拿的飞快的,当即就道:“太子正值壮年,这几年东宫都有添丁,你要不放心,回头等这件事应付过去,别人都不再关注的时候,从后院别的姬妾那里抱个孩子过来给你就是!”

    她说着,又仿佛觉得这样的说辞也不太好,就又掩饰着拿帕子按了按嘴角道:“而且你还年轻呢,这个孩子没了,再过个一两年也总是还会有别的孩子的,只要你生下太子的嫡子,将来的储君之位难道还能給了旁人去吗?”

    反正她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其实也没有卫涪陵反对的余地了。

    卫涪陵是聪明人,闻言便是苦涩一笑,叹道:“但愿臣妾还能有这个福分,过两年能生下自己的孩子吧!”

    说完,就朝大床的里侧偏过了头去。

    陈皇后听她这样说,就知道她是已经首肯认同了,这才缓缓地松了口气。

    过了不多一会儿,古嬷嬷就回来了道:“奴婢不放心这里,先回来看看,娘娘可有什么要奴婢帮忙的?”

    陈皇后看她一眼,站起来道:“你陪着涪陵吧,本宫出去一趟!”

    说完推门出去,紧了隔壁的屋子。

    彼时三夫人,沈青音和黄氏三个都正惶惶不安的坐着,见她推门进来,蹭的一下就齐齐的跳了起来:“娘娘!”

    陈皇后面上神色凛然,不怒而威。

    她先看了黄氏一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