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28章 库曼之酒

    这下卡贝阿米娅呆住了,没想到前脚刚被阿莱克修斯击溃,后脚那个“蓝眼睛蛮子”冤家又过来,这混蛋如何怎么都不会死?要知道当年她与高文初遇时,对方不过是个衣衫褴褛,穿着突厥奴兵铠甲的流浪汉,但就是这样,她不但遭受了对方带来的极大精神创伤,还失去了与诺曼领袖博希蒙德联手在帝国西部起事的大好时机最新章节。

    第二次,是在尼西亚城,她先是使用计策,诱拐来了高文的坐骑,随后万箭齐发,满心认为这蛮子肯定命丧湖边,但谁想那个叫哈吉布的罗姆阿塔伯格暗中放水,高文又活泼无比地生存下来,还差点让入城的她出了大丑。

    这一次听古兹说,高文属下足有六千精兵,配合朝圣者瞬间就攻下了另外座名叫泽蒙的城堡,屠戮了四千匈牙利抵抗者,并且开始在摩拉瓦河渡口处设立军堡,不知意欲何为。这把卡贝阿米娅的小心脏说得悸动不宁——按照规律来说,高文一出现,她的理想与规划肯定要黄,而且会出糗,前次是丧失了手与足的“贞洁”,这次不知道该失去或者能失去什么了?这是个魔咒,不折不扣的魔咒,笼罩在卡贝阿米娅的头上,何处才能祛除!

    心神错乱的卡贝阿米娅跨上马背,带着自己部属,和古兹德尔坚结伴,朝着风沙弥漫后的大汗王廷而去,古兹看着这位女金手执政官,就不怀好心地阿谀说,“执政官阁下很美,尤其是在这恶劣的环境气候下,更像是朵绽放的娇柔花朵。”

    结果后面抱着羊羔的罗曼努斯毫不顾忌地,使用种讽刺的态度大笑起来。结果卡贝阿米娅眉毛横竖,抽了他个鞭子,也把古兹闹了个没趣。众人便沉默不言,继续上路。

    亚森汗王的“廷帐”全文阅读。即是他的王城,使用巨大的长矛作为支架,下面铺设了地板与轮子,可以随时拆卸行走,无数的帐篷、马匹、牛羊和奴隶,分散在廷帐的周围,其上带着金色的顶,挂着五颜六色的缯彩垂下。在其间带着各种国度风格首饰的亚森。满脸的疤痕,细微狭长的眼睛,稀疏的须发,举着仇敌头骨做的杯盏,正在贵客与妻妾地簇拥间,接待了金手执政官与流亡公爵reads;。

    “哈哈,你是要叫我皈依你们的教义?不过听说你们的教义,与正教不同,是禁止饮酒的。”亚森看着立在其下的女执政官,发出野兽般的笑声。

    “是的。主要是共和国要求每人恪守清贫,要是众人都抱着饕餮的贪欲,整个国度便会腐化。并且还会孳生许多的权欲争斗。”卡贝阿米娅俯身,嘴角扬起自信俏丽的笑容,“此外,鄙教会虽然禁止饮酒,但不禁止娶多位妻子,甚至不禁止亲属通婚,比如继母、妹妹恰好也和贵方习俗暗合,正教可没这样的便利。”

    听到这个,亚森汗王明显有些心动了。他身边就有父亲死后遗留下来的美丽年轻的继母们,当然现在全是他的私有物。但看着下面的女执政官,汗王有意要与她恶作剧。便一